页面载入中...

澳大利亚两州报告六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疑似病例

  对于苏丹,任鸿飞似乎是爱进了骨头里,但真到了命运的关头,一次是“江山与美人”之争,他放弃了“美人”,选择了“江山”;一次是“亲情与情欲”之争,他放弃了亲情——尽管无数次地亲吻从未见过面的女儿的照片,选择了“情欲”——与其说他爱上了林丹妙天使般的纯真,不如说他爱上了可以治疗自己阳萎的林丹妙仙狐般的肉体。林丹妙让他可以“身体爆炸”式地发泄。这样的选择,已经毫无疑问地产生了结局:在真正的情感上,任鸿飞给自己判决了死刑。

  在小说中,苏丹和任鸿飞曾经有过美妙的性爱和蜜月,而他们发生婚前性关系时,苏丹刚刚和另一男人分手。这个时候,任鸿飞在性行为上表现得像一个“猛男”,苏丹表现得像一个“浪女”。在大学校园里走马灯似换男朋友的苏丹,应该属于性开放型;相反,任鸿飞则可能是性保守型,甚至可能是处男,因为他只暗恋着苏丹一个人。他此时是有“爱情洁癖”的人,甚至结婚后,他认为他的肉体只属于苏丹。当任鸿飞 “被迫出轨”刘洋洋后,他感觉他的肉体已经十分肮脏,这给他们看似童话般完美的爱情蒙上了厚厚的尘埃。其实,如果不是考虑到刘洋洋可能伤害到苏丹,以及他急于用恢弘的商业作为改变自己的社会地位,获取与刘洋洋肖东方他们平起平坐的机会,在他向苏丹痛哭流涕地忏悔之后,苏丹哪怕一时无法接受,但之后也会考虑重新接纳他。但他自己接受不了这样的结局。

  但这并不是导致任鸿飞肉体阳萎的直接原因。在任鸿飞离开苏丹之后,他的情感仍然无法接受这个现实,还停留在苏丹身上,“他的爱情已经死了”,这个灵与肉的冲突,像利刃划出的伤痕,深深地烙在他的精神上,造成了他精神上的阳萎。

  但此时,精神上的阳萎并没有立即表现在肉体上。相反,他想用肉体上的放纵,来摆脱精神困境。他找到了新的性欲发泄对象,这就是外围女冰冰。他和冰冰发生了多次性关系,而且似乎每一次都有“爆炸”的感觉。否则,当他后来再联络分手很长时间的冰冰时,冰冰不会准时赴约。但是,他在肉体上的发泄,实际上根本解决不了他情感上的苦痛。他越放纵,越感觉灵与肉的分离,放纵的结果,不仅未能成为疗救伤痛的真正的“药儿”,反而直接导致他肉体上的阳萎。

  活动免费,需预订门票(预订链接将很快更新)

  文学中的历史:澳大利亚的今天与昨天

  嘉宾:理查德·弗兰纳根,亚历克西斯·赖特

  评论员:王敬慧(清华澳研中心)

admin
澳大利亚两州报告六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疑似病例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